青酢希浅

【kimcop】also shao nai nai

脑洞一发,仅供娱乐,切勿上升真人

某年 某月 某日 心情阴转多云
今天天气很美丽,可我的心情一点儿也不美丽。
我竟然不知道原来copter也有中文名呐!
我的“少奶奶”是被嫌弃了吗?
“少奶奶”明明比“侯三龙”不知道好听了多少倍呐!
copter的审美真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
今天有点儿气呼呼,不过看在那句话的份上P就不跟你计较了呐!
Shao nai nai is our sceret!

某年 某月 某日 心情有点儿小阵雨
P’Kim今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当着台下那么多人的面竟然说什么少奶奶不少奶奶的,还好我比较机智呐!
不过P’Kim为什么要这样做呐?明明每次我介绍自己是“少奶奶”的时候他的脸上总会有些尴尬,这样不是更好吗?
虽然有点儿不舍得这个名字,不过我的“侯三龙”也是很帅气的好嘛?干嘛那样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呐!
P,你还记得你是P吗?(奶窝白眼)
Shao nai nai is our sceret!
其实真相应该是“Shao nai nai is the sceret of my own.”
有点儿小心酸,不过还好啦!
P,明天也要是个快乐的kimmon呐!还有P皱眉的样子丑哭了好吗?

某年 某月 某日 心情值为负数-大雨倾盆
侯三龙!侯三龙!侯三龙!
怎么又是侯三龙!这个名字难道真的那么好听?
怎么可能会好听呢?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丢丢好听?
不过它是绝对不会比“少奶奶”好听的!
你就真的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吗?

某年 某月 某日 连绵不断的小阴雨
P’Kim今天是犯了眼疾吗?从我说完“侯三龙”三个字他就一直瞪我!
瞪了我那么半天,P,你的眼睛就不觉得酸吗?
“侯三龙”真的有这么难听吗?明明比teetee的“胡光平”好听了不止一百倍好吗?可也没见你瞪过他啊?
还是说,你讨厌的,一直都不是名字,而是名字后面的那个人……

copter发现除了舞台上的正常营业,他已经好久没有和P’Kim说过话了,就连这次分房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和teetee分到了一起。
copter有点儿小庆幸,可又有点儿小心酸,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他这样小心翼翼,也是没谁了。
“小媳妇儿!”tee一进房间就扑到了copter的背上。
“谋杀谋杀!”copter个子本来就小,被tee这一扑,差点儿没站稳摔在地上。
“啧啧,小媳妇儿你还真是身娇体弱易推倒啊!”tee从copter身上下来,一脸不怀好意。
copter自以为恶狠狠地瞪了tee一眼,可看在tee眼里,却是在向自己抛媚眼。
“行啦小媳妇儿,媚眼留着给你的P’Kim抛吧!”
一提起kimmon,copter又有点儿低落。
“喂,我刚从P’tae那里听到了一件大新闻!”
“哦。”
“你来点儿反应啊!”
“是吗?”
tee摇摇头,感觉copter已经无药可救了,终于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P’tae今天早上不小心看到了P’Kim的日记本,日记本刚好没有合上,所以……”
“teetee,偷看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的事情。”
“没有偷看哦!是正大光明看的!”tee狡辩道。
“你到底想不想知道他的日记本里写了什么啊?”tee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
“不想。”
tee根本不顾copter的回答,自顾自地说着,“他写他暗恋一个人。”
“一只Copgi小可爱。”

kimmon觉得今天的copter有点儿不太正常,从早上见面开始,他就一直盯着自己看,就像盯着一块肉骨头一样。
“copter,有事吗?”kimmon被这种眼神盯得有点儿浑身发麻。
“没事啊,P!”copter灿然一笑,两个大酒窝立马出现。

“接下来有请kimmon!”
“大家好,我是--”
“少爷!”台下的粉丝欢呼雀跃。
“No!no!no!no!”kimmon脸上泛着笑意,摇着手指,“大家好,我是--”
“少爷!”
“No!no!no!no!”依旧是否定的答案,“大家好,我是--”
“少爷?!”因为kimmon的恶作剧,粉丝们似乎有些动摇了。
“No!no!no!no!”说完这几个字,kimmon自己都没忍住笑了出声,他趁机转身回头,恰好看到自己心尖上的那个人也笑得不行。
轻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大家好!我是少爷!”
根本不是什么恶作剧,只是我想再多听几次这个和你有关联的名字……
“好!再一次欢迎我们调皮的少爷,接下来我们欢迎的是copter!”
被点到名字,小孩儿乖乖巧巧地来到舞台前面,“大家好,我是侯三龙!”
“少奶奶!少奶奶!”
kimmon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他只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中国见面会,今天之后,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听到那三个字了。
copter拿起话筒,看着那个眼里全是自己的男人,嘴边的酒窝若隐若现,“also shao nai nai.”

【MK】冬阴功

    今天一大早,kit就觉得身上有点儿不太对劲儿。全身酸软无力,更重要的是,一点儿精神都没有。想起昨天在他身上奋战到凌晨的小狼狗,kit不禁咬牙切齿:“我靠,死ming!”
    “p在叫我吗?”说曹操,曹操到。kit这句还没骂完,那只小狼狗就嘴角腆着笑欺身上来。
    kit一看到他就头疼,赶紧背过身去,用棉被把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
    “p!”
    即使不回头,kit也知道ming这家伙此刻肯定又是一脸委屈相,他有时候也很好奇,明明是个alpha,他是怎么做出这种表情的?
    隔着棉被,ming紧紧抱着怀里的kit,“p”,ming蹭了蹭kit的后脑勺,一脸满足,“p最近很容易累啊!”
    “ming kwan!”kit用手肘狠狠往后锤了ming的肚子一下。
    “p,好疼啊!”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可是kit腰间的那只大手却没有意思要离开的痕迹,“p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啊!”kit像是气大了,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你一大早上又抽风是吧?”
    因为坐起来的缘故,kit身上的被子滑落下去,露出来雪白的肌肤以及上面的点点痕迹……
    “p!”小狼狗终于恢复了点儿狼的属性,一双眼睛围着kit来回打转。
    “p,你今天身上的味道有点儿不一样。”
    “什么味道?”kit扬起自己的胳膊放到鼻子下面仔细闻了闻,“没有什么不一样啊?”
    ming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kit,一股势在必得的姿态,“让人想吃的味道!”
    “啊!”
    飞扑上去的小狼狗被kit一脚踹飞,“ming kwan!接下来的一周,你睡客厅!”
    “不要啊,p!”
    ……
    终于摆脱了家里面的鬼哭狼嚎,kit屁股下的凳子还没坐热乎,就又被beam吓了一跳。
    “我靠!死beam!你干嘛?”kit嫌弃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人。
    “嘿!老铁!赶紧如实招来吧!”
    kit被小狼狗缠了一早上,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情应付这个八卦老铁,“我现在没空搭理你。”
    “难道,难道你真的?”beam一脸痛心疾首,“ming还真是可怜啊!”
    “可怜个头啊!怎么又会牵扯到他?”
    “你不是昨晚约会Omega去了吗?”
    kit简直想一拳打爆beam的头,“谁跟Omega约会去了?老子昨晚明明被……”
    看着kit泛红的脸颊,不用猜也知道他昨晚肯定又被ming那个小崽子吃干抹净了。
    “可是,不对啊!”beam收起调戏的嘴脸,仔仔细细在kit身上闻了又闻。
    “离我远点儿啊!死beam!”kit被自家老铁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我警告你,你再离我这么近,我就去告诉forth!”
    beam不以为意,一脸“你去告啊”的表情,让kit气得咬牙切齿。
    “你早上遇到Omega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看到beam一脸严肃,kit略微有些担心,“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今天身上的味道不对啊!”beam若有所思。
    味道?早上ming好像也这么说过,不过那小子应该只是在一本正经地“撩”吧?
    “你知道你现在像个什么吗?”
    “像个什么?”kit皱着眉头,他敢打赌beam这家伙一定会语不惊人死不休!
    “Omega啊!”
    kit差点把嘴里的水给喷出来。
    “老铁,稳住啊!就算高兴也得保重身体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
    “没有胡说八道啊!你现在身上百分之一百就是Omega的味道啊!”beam一脸兴奋的表情,“而且还是一股很好吃的味道!”
    又是好吃!
    “老铁,你没事儿吧?”beam看kit呆呆愣愣的,有些担心,“没准是你这几天大姨夫来了,信息素有点儿错乱,别担心!”
    “大姨夫个头啦你!”
    ……
    kit本来没把beam的话放在心上,可以一早上不管是谁看见他,都会对他挤眉弄眼。就连pha的小男友wayo,见了他也是一脸痛心疾首。
    “p’kit,你怎么能这样呢?”
    kit一点儿头脑都摸不着,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惹得小学弟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
    “ming那么喜欢p’kit,p’kit怎么能出轨呢?”
    出轨?kit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ming那家伙每天缠得他要死,他就是想出轨都没有时间好吧?
    “yo,我没有出轨。”kit语重心长地解释。
    “可是,p’kit身上明明就是Omega的气味啊!”
    又是Omega的气味!该死!
    “ming喜欢p’kit喜欢的要死,前些天还和yo说和p’kit求婚,p’kit怎么可以这样对ming!”
    kit此时满脑子都是“求婚”两个字,根本没有把wayo的话听进去。最后还是beam赶过来,帮着kit和wayo解释清楚了。
    “p’kit真的不要紧吗?”wayo一脸担心,“p’kit?p’kit?”
    “啊?”kit还沉浸在某人要和他求婚的震惊当中,根本没有把wayo的话听进去。
    “身体真的不要紧吗?明明是beta,现在却突然变成Omega的味道?”
    kit怀疑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为什么一个,两个,三个,全都跟他说什么Omega的味道,偏偏他自己什么也没有闻到!
    “kit,去医院看看吧,还有这几天你一直嗜睡不是吗?”
    “有吗?”kit一点儿自觉都没有。
    “当然有!老铁,你都快要把pha超过去,荣升我们‘狂野医生帮’的新一代睡神了好吗?”
    kit尴尬笑笑,这几天他确实睡得有点儿多,可这完全是某人的缘故啊,应该和“味道”问题没有关系吧?当然这种话只能自己想想,kit是绝不可能说出来丰富beam的课间生活的!
    ……
    最后,在wayo和beam的监视下,kit还是来了医院。
    “真的不要通知ming吗?”
    “不用!千万不要通知他!”kit已经可以想象到那个家伙如果知道自己来医院了会是怎样一副寻死觅活的场景。
    “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而且他下午不是还有课吗?”kit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一副“我真的是为了他好才这样做的”样子。
    ming到最后还是没有来,不过wayo和beam倒是很自觉地充当了起病号kit的专职保镖。
    “beam,forth不是说要带你去吃三文鱼吗?”
    “三文鱼哪有老铁重要?”
    “wayo,你和pha约好了吧?”
    “p’kit放心,p’pha因为大白鲨老师的邀请来不了,所以他特地拜托我好好陪学长去的!”
    pha这家伙!不过相比,当然还是yo去比较好。
    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群让kit有些尴尬,毕竟两个Omega陪着一个beta来看病,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儿奇怪吧?
    “那个,yo,你不用扶着我的!”
    “我要替ming好好照顾p’kit呐!”
    wayo油然而生的责任感让kit不知道说什么好。
    “医生,您好像搞错了吧?我是beta!”
    坐在kit对面的医生有些生气,“年轻人,你是觉得我的鼻子出了问题吗?这么明显的Omega气味,是个人都闻得出来吧?”
    “医生,我朋友真的是个beta!”
    “p真的是个beta!”
    面前三个人略显严肃的神情让医生都有点儿怀疑自己的判断了,最后还是开了一张单子让kit先去做个检查。
    “说真的kit,如果不是认识你,我真的也要把你当成Omega了!”从医生办公室出来,beam又在kit身上狠狠闻了几下,“味道真的越开越浓了!”
    kit一巴掌拍上beam的脑袋,一边还教育着身旁萌萌的wayo小学弟,“yo,看到没有,千万不要学这种人,会被打的。”
    ……
    kit石化地坐在医生办公室,他身后的那两个人也呆若木鸡,看上去并没有比他好多少。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朋友变成Omega了?”beam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是‘变成’,他本来就是Omega,只不过隐性。”医生拿着化验单,来回看了半天。
    “医生,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一旁的wayo倒是此刻最镇定,最先发现了医生的不对劲儿。
    “这位,kit先生,请问您有伴侣吗?”
    kit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不然医生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得到肯定的回答,医生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些,“您因为是隐性体质,所以Omega属性一直没有暴露出来,这次也是因为您体内的Omega激素水平升高,才让您的气味发生了改变。”
    “至于您体内Omega激素水平升高的原因”,医生顿了顿,看着三个人面色微紧,缓和了一下脸色,才接着说,“检查结果显示您已经是一个小生命的爸爸了。”
    kit感觉有人拿着棒子在自己头上狠狠敲了一下,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幻听呢?
    死beam!一定是你,对吧?
    “yo!赶紧掐我一下!”直到出了医院的大门,beam才真正的换过神儿来,“这是真的吗?我老铁不光变成了Omega,而且还成了孩子他爸?”beam压低声调偷偷和yo咬耳朵,显然他也知道此时的小柯基不好惹。
    wayo看了看一脸迷茫显然不在状态的kit,扭过头飞速在beam胳膊上掐了一下。
    “嗷!”
    beam这一嗓子让走在前面的kit突然转身,kit直勾勾的眼神让这两个在后面鬼鬼祟祟的人不由得身上一凉。
    “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尤其是ming!”
    “什么事啊p?什么事不可以告诉我?”
    kit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
    为了避免回去被大卸八块,wayo还是老老实实地交待了,“刚才p’kit去做检查的时候,我怕会很严重,所以给ming打了电话。”
    “p,检查结果怎么样?医生怎么说?p身上哪里不舒服吗?”
    本来又想骂ming一顿,可是一看到他那张急切的脸,kit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p,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ming急得不行,拉着kit的胳膊一直晃荡。
    “没事儿。”kit翻了个白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心里就是有个声音让他发白眼。
    “yo,你说!”ming见kit这边问不出什么话来,就转向了自己的青梅竹马。
    “yo!”
    “我,我……”wayo是想说,可是碍于一旁kit虎视眈眈的眼神,结结巴巴了半天就说了个“我”字。
    “诶呀!小媳妇你害羞什么?”beam挺身而出,拯救wayo于水火,“kit变成Omega了!”
    “不是‘变成’!本来就是!”wayo不怕死地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这下发懵的人变成ming了,和kit已经交往一年多了,他可以肯定kit是个beta,beta怎么会变成Omega呢?
    “不要告诉我你没有闻到kit身上的味道!”beam一旁看好戏看得津津有味。
    Ming这才反应过来,的确,自己的鼻尖萦绕着一股Omega的味道,不同于p’beam和wayo,他好像天生对这种味道上瘾。
    kit早在他们三个人开始讨论的时候就咬着牙,现在看到凑到跟前来闻气味的ming更是忍耐到了极点,“你们三个混蛋自己玩吧!”
    “p!”ming一脸委屈地看着前面暴走的人。
    beam一脸坏笑,一扭头看到还傻站在原地的ming,“你还不快追吗?kit可是当爸爸的人了!”
    Ming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只是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出来,就发现自家的小柯基怒气冲冲地向这边走过来。
    罪魁祸首当然是不怕事大的beam。
    “孕夫的脾气就是大啊!是吧,yo?”
    “你说谁脾气大?”听到beam的调笑,kit心里的小火苗“嗖”地一下就涨了起来。
    “我错了,老铁!”beam马上赔笑,现在的kit他可是得罪不起,他们家的小狼狗可是会找人拼命的。
    “哼!”kit鼻子里不出好气,刚要离开,就发现自己的衣角被某个人死死拽住。
    “p!”
    ming眨眨眼,一脸无辜,可就是这样的表情让kit觉得火大。
    kit没有理会ming,狠狠瞪了他一眼。偏偏是这一眼却让ming喜笑颜开。
    “p,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吧!”
    kit翻了个白眼,并不想理会他。
    “p!”
    “冬阴功!”
    “好!”
    ……
    整个孕期,kit就像得了“不吃冬阴功就会死”的病一样,一天三顿饭,顿顿冬阴功,不过对此,Ming倒是乐意之至。对于妻奴ming来说,kit的话就是圣旨,没有对和不对之分,只有对和更对之分……
    pS:冬阴功味的大脸儿子不止一次抱怨过爸爸不应该在怀自己的时候吃冬阴功,以至于自己成了学校里面味道最怪的Omega。
    “冬阴功味儿怎么了?很好闻啊!”kit对此不以为意,他戳戳儿子的小酒窝,“暖暖,你又胖了!”
    “爸爸!”暖暖气得不行,“我不胖,还有不要叫我小名了!”
    “好,Arthit!”
    想到儿子的名字,kit心里就来气,什么“我是月亮,那儿子就是太阳啦!”
    什么狗屁理由,偏偏自己当初也脑子一热就答应他了!
    “晚上吃什么啊?亲爱的们!”ming一进家门就看到客厅沙发上窝着的一大一小,心里一暖。
    “冬阴功!”两人异口同声。
    “好!”